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黄益平刺激出来的增长是伪增长

发布时间:2021-01-21 16:48:05 阅读: 来源: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黄益平:刺激出来的增长是“伪增长”

国家统计局公布,中国8月官方制造业PMI为51.1,不及51.2的预期水平,较7月份回落。这是中国官方制造业PMI连续5个月回升后首次出现回调。  政府的微刺激会不会变成强刺激,政府会不会在情况危急下推出新一轮的4万亿,刺激政策会不会压倒改革,会不会让改革从新陷入停滞,我们会不会又忍受一次刺激政策的后果。

就这些大家关心的问题,我们今天来到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拜访黄益平老师,作为李克强经济学的提出人,我们想听听他对这一年刺激政策的看法。  一、微刺激会否变成强刺激?  胡释之:首先想请教您怎么看待现在的微刺激?  黄益平:你刚才说的是这个微刺激,不像当初4万亿一出来,我们大家都知道,其实不止4万亿,所以从这方面来看,我觉得政策的转向还是很明显的.  现在值得担心的可能也是你刚才说的,微刺激做多了,会不会最后变成强刺激?这个界线到底在什么地方?说实话不好说。  胡释之:就像刚四万亿结束就出问题,现在又搞微刺激,会不会今年微刺激稳住了以后,明年又要搞新的刺激,会不会这么反反复复下去?  黄益平:我觉得有这个问题,比如说有一些经济学家说,这就像一个自行车的理论,自行车是必须骑才能往前走,否则它会倒下的,所以你不动是不行的。我的看法是我们现在保的是不是自行车的速度,也许保的是小轿车的速度,所以你看到每当政府的刺激,微刺激也好强刺激也好,减少一点,经济增长就减速,增长就往下走。这个在我看来可能意味着在短期内我们现在保的增长可能超过了增长的趋势。  二、经济增长是否只能靠刺激?   胡释之:难道我们的经济就是完全要靠政府刺激才能支撑吗?  黄益平:我自己的看法,保增长有两种办法,一种就是靠政府刺激投资来保住这个增长,这是我们过去习以为常现在也做的。  第二个办法也是有办法,通过改革通过改进资源配置的效率促进生产力的提高,产业升级技术进步,其实我们的增长速度以后更快一些是有可能的。我自己最近的研究也发现,如果我们做比较彻底的金融改革,增长速度再回升0.7到1.4个百分点是有可能的。  胡释之:我想这里是不是可以区分两个问题,可能刺激出来的增长是一种虚假增长,可能不可持续,如果我们讲一个人是健康的增长,他应该是越来越健康,所以我们是不是在讨论短期增长和长期增长的时候,这个增长是不同的意思。  黄益平:我们自己做的研究也发现,刺激政策下去,增长上来了,僵尸企业增加很多,这些僵尸企业实际上不利于就业不利于增长,只是在短期给保住了,但是遏止了正常企业的增长。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没有人研究过,但是可以猜测,2008年2009年以来官员腐败的问题变得相当普遍和严重,为什么?因为政府在使劲往外派钱,这个派钱的过程就是由于我们叫寻租变得非常严重,也就是腐败爆发的问题。  所以我自己觉得,不是说不能刺激,我的立场并不是说以后不要刺激,我觉得宏观稳增长还是需要的。但是第一这个稳增长的力度要恰当,第二,你最关键的考验我们的增长能不能持续下去,是看你有没有真的推改革。  三、通胀指标能否被控制?  胡释之:您认为新一届政府提出的区间调控,您觉得这个是真正政府可以控制区间的吗?比如我们现在假设刺激要保持一个力度,不让通货膨胀保持3%,这是真正政府能够控制的吗?最后会不会失控超出这个界线?  黄益平:我现在担心的不是失控问题,我现在担心的是政府根本没有区间,我觉得这个区间理念是非常好的。  但是我们现在的问题是,说是说增长速度目标应该是在7.5%左右,第一季度的时候增长速度落到了7.4%,政府就紧张得不得了,采取各种微刺激的措施,第二季度的时候增长速度就回来了一点,其实效果也非常有限,我们看到0.1个百分点,但可见其实它并没有真正的落实区间的概念。如果有的话,也是很小。  胡释之:就是可能不但说有可能失控,可能没有真正把这个当个目标。  黄益平:当然长期这么做以后会不会有失控,我觉得这种可能性是有的,但是在短期内我觉得主要问题还是没有真正落实区间调控的这个理念。  四、刺激增长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胡释之:我想从老百姓的角度考虑,会不会刺激带来2009年那样剧烈的房价暴涨物价暴涨,剧烈的通货膨胀,这个时候大家对刺激的后怕在这里。  黄益平:而且更严重的问题大多数人支持刺激,保增长的做法一般说是三个方面的原因是他们担心的,第一个就是会导致很严重的失业问题,这个问题我觉得现在并不存在,经济增长一直在减速,我们的失业率还在往下走,我们的工资还在上涨,也就是说中国已经进入所谓的刘易斯转折点以后的劳动力短缺的状况。  第二个大家担心的经济下行会不会导致金融风险的爆发,这个问题我认为是值得关注的,因为经济减速金融风险会上升。如果这样的刺激保持下去,那我们总有一天政府会保不住的,所以这个我觉得其实是更值得担心的问题.  那么最后一个担心说是投资者信心,如果增长减速了,投资者没信心了。  五、经济持续增长只能靠改革?  胡释之:您谈的这个让我们想起1978年改革开放的时候政府想刺激也没得刺激,经济已经陷入崩溃,政府也没有钱,靠的就是放开改革,结果带来这么一轮高速的经济增长,我想这个历史经验是不是能说明很多问题,就是说可能是不是真正的经济增长只能来自改革,靠刺激是不可能带来真正可持续的或者高质量的经济增长。  黄益平:对,我觉得这个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客观来说,你没有条件的时候不刺激,这是可以接受的,你有条件的时候你不刺激,这个是很难做到的。不光是我们现在比较难做到,其实你看世界上各国都是这样的,美国、欧洲、日本,哪一个国家都是在想方设法刺激政策。  六、是否主张再来一次新“四万亿”?   胡释之:比如现在(经济增长)跌到5%或者3%,您主张再来一次新四万亿吗?  答:我不主张来一次新的四万亿。但我觉得在一次性的降到5%或者降到3%也是有问题,就是它毕竟这个调整的痛苦和这种市场上信心的丧失会放大你的效果,这就是为什么给你一个区间,如果增长潜力真的比较低,逐步往下走,你不要让它一次性。  但现在的问题是你一直保在这个地方,等到保不住的时候,往下崩的可能性其实更大。  胡释之:其实回顾四万亿,觉得四万亿其实也给中国带来了一些东西,给老百姓的生活也带来一些便利,比如大家可能第一想到的就是高铁。  黄益平:我觉得两个问题吧。第一个问题我们建了高铁大家现在都看到,确实觉得是个好事情,但同时我们也都知道,我们建了很多像会场、机场、高速公路,几乎常年都没有人使用的这样的设施,全国非常多,所以其实浪费是很严重的。  第二个问题,一半的钱都拿出来做投资,它的后果就是投资完了之后第二年就变成了产能,但是这个产能如果不能充分利用,就变成过剩产能。所以我并不反对建高铁,我觉得建一些比较好的有需要的基础设施是十分必要的,但同时步骤还是很重要的。  七、房地产风险有多大?  胡释之:像我们现在关心的房地产的过剩产能,现在烂尾楼,担心不刺激的话会往下掉的。  黄益平:对中国的房地产市场的基本看法,我的基本看法,也就是要把不同的市场分开来看,三线四线有一些过剩比较多的,我觉得风险是很大的。但是这些超大的城市,像北京、上海,我觉得短期内压力不是特别大,长期来看,房地产市场,我觉得风险是有的,因为我们收入增长在放慢,储蓄率会下降,我们的居民的投资机会,过去只能投资房地产,以后投其他地方的可能性就增加了,那么再加上人口结构的变化,以后每一个年轻人每一对年轻夫妇可以继承四套房子,这样的长期趋势发展下去,我们要考虑以后的风险。  八、为什么说一搞刺激改革就会停止?  胡释之:其实除了说房地产的暴涨和最后的下跌,其实还想到一点,我们四万亿以后好象改革就停止了,为什么说一搞刺激改革就会停止,包括也有很多人想既然刺激有用,还要改革干吗?  黄益平:这确实是一个有意思的问题,一般人都是有困难的时候才想到痛苦的调整,如果日子好过就不太会,所以你说的这个问题我觉得确实真的担心,这是为什么在国外有一种说法,就是不能浪费一次危机。危机爆发的时候,是推动改革很好的机会,因为大家都看到了风险。  胡释之:就是危机可能是一件好事,但是大家都不愿意直面面对危机,就会把它变成恶性循环。  黄益平:我觉得我还没有那么悲观,我觉得我们并没有陷入那样的一个困局,像过去那样的只是刺激增长不改革。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这个决定,60条,我基本的解读,我觉得就是领导人实际上是意识到,像过去那样措施走不下去的这条路已经越走越到尽头,所以要推改革。  胡释之:我们要真实的增长,要可持续的增长,那就还是得靠继续深化市场化改革,如果我们只是想要一种通货膨胀的增长,一种虚假繁荣,那我们可以继续搞4万亿,继续搞刺激政策,何去何从,我想大家可以做出判断。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