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刘厚诚植物照明的进步需农业与照明相辅相成台山

发布时间:2020-10-18 16:33:03 阅读: 来源: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与2018照明展同期举行的阿拉丁论坛将于6.9日重磅来袭,为能更好地迎接阿拉丁论坛的开展,阿拉丁记者邀请到了华南农业大学园艺学院的刘厚诚老师,他作为“2018阿拉丁照明产业调研白皮书”的总顾问,协同行业代表进行植物照明领域的调研。刘厚诚将在阿拉丁论坛的植物照明与农业发展版块发表关于2018阿拉丁照明产业调研白皮书的演讲。为大家能在论坛当日更加详细地了解关于植物照明的最新进展,刘厚诚老师接受了我们的采访,下面请刘老师谈一谈对植物照明以及植物工厂的见解。

阿拉丁记者:请问您如何看待植物工厂的发展?

刘厚诚:植物工厂作为设施农业的最高形式,具有很多优势,特别在产品的质量和安全程度方面会有更高的表现。所以它能够提供最安全最优质的蔬菜,也是目前大家对此关注的主要原因。事实上,在植物工厂的发展上受到了很多的重视,国际上的发展市场都是很好的,包括美国、加拿大的、欧洲的英国、荷兰都有很大的发展。在亚洲有日本韩国,台湾。中国大陆现在也发展的非常多,而且越来越多的资本也在介入产业。并且根据一些机构预测,植物工厂的都有一些很大的增长,可见这是一个很好发展的产业,LED成本如果可以降低,植物工厂的发展也会有更好的发展空间。

华南农业大学植物工厂

阿拉丁记者:你觉得目前植物工厂应该主要解决哪些问题,才有可能实现盈利?

刘厚诚:阻碍植物工厂盈利主要还是运行成本和建设成本,建设成本里很大一块就是灯的成本,植物工厂中LED灯的用量是非常大的,由于LED不断地发展,这个成本也在降低,植物工厂的造价也会随着LED灯成本的下降而下降。运行成本中接近60%的是电费,最近植物照明的芯片中不断地有高光效的芯片推出,高光效的芯片推出就意味着能够生产出更多的蔬菜,所以高光效的芯片推出,电费下降,使得植物工厂的总体运行成本的降低。还是希望能够争取到国家对用电的支持,如果按照商业用费来计价的话就会比较贵,政府用政治角度支持一下,用家用电来支持的话,电价就会下降成本也会下降很多。

一个方面是技术的进步,另外一个是我们也在做的科研提高把光转化成生物量,产量的技术,在某种程度上说我们用更少的能耗来生产更多的菜也可以把生产成本降下来。另一方面是相对成本。如果我们生产了一些高附加值的产品,比如说一些功能性的食物,生产市面上没有的不是普通蔬菜的那种,那么它的售价高也代表着它的盈利空间比较大,所以提高盈利一个是降低成本,另一个是提高附加值。只要管理好,找对市场,盈利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从盈利来讲就是一个经营行为,不单只是技术问题,从技术的角度我们已经在不断地完善了,盈利能力的话还是取决于市场行为,市场能够把产品推出去,市场能够把产品卖到一个什么价位,取决了盈利的多少。其实在中国还是有很大一部分人对菜价的承受能力还是可以的,我们需要在业界做一些工作让更多的消费者意识到植物工厂的蔬菜是值得这个价钱的,很多人不是出不起这个钱,而是不相信这个蔬菜是不是值得这个价格。所以这部分是我们需要引导和让更多人了解植物工厂的情况的。

阿拉丁记者:目前市场上出现很多冒尖的植物工厂,你觉得运行比较好的有哪些?它们各自的特点是什么?

刘厚诚:中国真正商业运作的有深圳的喜萃,在国内也是比较早比较大的一家植物工厂,他的产品已经在高端的超市有销售了。但是在大市场下虽然他的整体盈利不是特别理想,但是他至少在市场上被大家认识到了,另外一个是富士通,他已经建了5000平方的食物工厂。还有一个中科三安,在国内是面积最大已经达到10000平方了,他也是瞄准了国内的一些高端超市和市场,虽然盈利状况都不太理想,这是在发展当中需要克服的情况。

中科三安植物工厂

所以我认为,市场在前期是需要经过一个培育过程的,可能有一些难度,但是认为随着技术的发展,市场的逐渐成熟,市场的盈利会有更加明显的改进。现在也有一些别的企业想把成本降低,比如一些工业企业,他对成本的控制做的比农业企业好,例如浙江一家叫星莱的植物工厂,对运营成本的控制做的是比较好的,因为现在产品销售时间都不是太长,所以具体的经营情况也不是特别太了解,这个是目前在国内比较大的植物工就是这几家。虽然盈利不好,但是大家都很看好未来发展走向。

阿拉丁记者:照明对植物工厂的发展有何影响?它未来的发展趋势如何呢?

刘厚诚:照明的技术在植物工厂的条件下,所有的光来源与LED,所以植物工厂的发展与LED是密不可分的。早期的植物工厂都是用荧光灯,用LED替代它就已经从光效、能耗上跨越了一大步,现在随着一些研究的进步,我们筛选一些特定的光谱,找到合适的光照强度和光照时间,那么这样植物工厂的效率也会增高。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对植物照明的产品要求更高,特别如果要出一些高附加值的产品,它对光的需求,对光谱强度的需求也是有差别的。另外是一些新的产品的出现,可能也会对照明产品提出新的要求。这样的需求会促使植物照明的厂家去开发新的产品,新的产品出现同时也会带动植物工厂的发展。两者是相辅相成的。植物工厂对植物照明起到引领作用。

阿拉丁记者:目前植物照明光源面临什么问题?

刘厚诚:植物照明对LED光源的发展密不可分,跟普通照明最大的区别是对象是植物,所以是非视觉照明,跟传统的评价的照明体系是不一样的。特别是应用的植物种类特别多,对不同的植物的光的需求也不一样,植物照明的复杂性比商业照明的复杂性要更强,针对不同的植物,针对不同植物的发展阶段,对植物的培养目标,比如说要高产的还是质量更高的,或者是功能性更强的,它们对光的需求都是不一样的,所以由于植物照明的光的复杂性,所以对光源的要求也会更高一些,要求光源的种类特异性要更强一些,不像商业照明没有一些特别的要求。

阿拉丁记者:您认为农业光源、农业照明真正的突破点是哪里呢?

刘厚诚:农业照明最大的问题就是面临对象复杂,所以农业照明跟其他照明的难点在于他的复杂性,而且跟其他农作物的生产的环境结合,包括栽培,包括温度,包括水的管理等等,一系列都要配套的,所以农业照明需要更多使用指导意见,不是把光、灯做出来就行了,而是怎么把灯用好,这个才是关键。要针对不同的植物进行指导性意见,农业照明的推广的难度也在这个地方。植物照明是个跨界的合作,是照明企业和农业的结合,是需要农学和照明的结合,大家高效配合才能促进产业的发展。

阿拉丁记者:作为《2018阿拉丁植物照明产业调研白皮书》的总顾问,您如何评价这次调研的结果?还有哪些方面可以改进?

刘厚诚:白皮书针对从光源开始,从芯片到封装,灯具,然后到应用。我们都选取了一些有代表意义的进行调研,调研组也在植物照明领域各个环节选了具有代表性的人物来进行调研,他们在植物照明领域都有较深的领悟和理解,同时结合对其他企业的调研,期望能够找到目前中国植物照明的发展的现状的初步清晰了解,也发现其中一些不足的地方。期望白皮书能够为中国植物照明产业的发展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这个也是我们白皮书的主要目标。

阿拉丁记者:据悉,您将在“2018阿拉丁论坛现场”代表植物照明领域的顾问作《2018阿拉丁植物照明产业调研白皮书》汇报,这次汇报将有哪些亮点?

刘厚诚:白皮书把植物照明的各个环节的现状能够用个个数据展现出来,虽然数据不一定很完整,但是我们在比较短的时间内做了很多工作。首先第一个我们把植物照明相关环节的目前现状整理出来,然后特别是对于介入植物照明的LED企业来说更有帮助,让他们更好地了解植物照明这个领域,同时我们也把我们想呈现的东西,特别是照明方面的,能够为植物照明提供更多的信息,因为植物照明是在照明的基础上发展出来的,照明行业有一些新的技术有可能为植物照明提供新的借鉴。

白皮书是一个团体合作的结果,大家从不同的侧面对植物照明进行了解,因为大家对植物照明有比较深的了解,所以对植物对光的响应,光的需求,对光源、灯具的应用,把这些观点能够呈现给大家,也是起到抛砖引玉的结果,希望大家能多了解植物照明广东绿爱,华南最大的植物工厂,打造全球一流的设施农业专业元素提供商。

本文来自:阿拉丁照明网?

304不锈钢反应釜

重汽消防车

木工开料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