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奥巴马弟弟来中国前以为大家会穿一样的衣服图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5:32:22 阅读: 来源: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奥巴马弟弟:来中国前以为大家会穿一样的衣服(图)

马克与其兄奥巴马有几分相似 面对面

马克·奥巴马·狄善九是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的弟弟,他在广东深圳工作了12年,即将在大陆推出新书《多元文化:认识我自己的漫漫长路》。12月19日,他在广州接受羊城晚报记者的独家专访,从他的新书谈到中国文化,谈到奥巴马。

谈新书:解答我和奥巴马的关系

羊城晚报:能否介绍一下您即将推出的这本新书?是什么原因促使您写这样的一本书?

马克·奥巴马·狄善九(以下简称马克):这本书的英文版大概会在明年的2月份出版,而这本书的中文版可能会在明年的第三季度出版,现在还没有确定哪个出版社,不过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看到这本书。

写这样一本书有这样几个目的:第一,最重要的是我想自己来说我自己的故事,不想别人代表我来说;第二,是想通过这样一本关于文化的书讲一下我在三种文化圈(肯尼亚、美国和中国)的一些经历;第三,我想让更多的人理解我和奥巴马的家族的故事,这其中有挑战,我们都有优点有缺点,但最后我们的家族成功了;最后一个原因是,之前我在出第一本书《从内罗毕到深圳》的时候,有人经常问起我和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Hussein Obama,贝拉克·侯赛因·奥巴马)的特殊关系,我答应过他们在下本书中会回答这个问题,因此我想希望利用这本书的机会来兑现当年的承诺。其实我和哥哥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我们都是混血儿,我们都有白人妈妈,我们都是美国人,我们出生的国家离得很近,这让我会常常想象:如果我和我的哥哥没有被分开,一起在美国长大,那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谈中国文化:深受影响的三种文化基因之一

羊城晚报:您的中文据说达到了七级的水平,但好像都是自学的,您怎么会喜欢上中国文化?

马克:是,我基本是自学的,但是我现在的中国河南太太也帮助我了,哈哈。可能跟我是混血的有关,你知道,我身上有三种文化基因,这很影响我的身份和我的创造。因此,我觉得要理解一种文化,应该真正理解和尊重他们的传统的文化,中国文化就有非常丰富和深厚的内容,比如汉字、《红楼梦》、李商隐、黄庭坚,等等,很多。

我记得我第一次来亚洲是因为我想学习另外一种文化,也是因为这边有很多生意的机会,我去了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新加坡和泰国,我觉得亚洲这边的环境很有活力,他们的文化就带有中国传统文化的痕迹,那些地方也有很多华侨,因此中国文化对我来说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挑战,特别是中文,很难,但我很喜欢这样的挑战,我很希望能理解好中文。

“9·11”事件后,我想来中国,一个目的是想学习中文,更好地理解中国文化,当时中国文化对我来说还是很模糊的;第二个目的是想帮助孤儿,做些慈善;最重要的是我想走自己的路,直到现在,我哥哥奥巴马还不愿意接受父亲家暴这一事实,我和哥哥的关系也受到了影响。

当我来到深圳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好像“有病”,我需要“修复”,我首先去了孤儿院,有一个孩子抓住我的手,不愿意松手,他的眼睛看着我,他接受了我,不管我是白人、黑人还是什么人,很信任我,他希望我再来看他,再来看他,不管是一个礼拜一次、一个月一次还是一年一次。这让我觉得我自己有了改变,我和一个人开始有了“关系”,好像我就是那个孩子的爸爸,而我自己却没有那样子的爸爸,这让我觉得我来中国不仅仅是为了生意和学习中文,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的心开始安静了,帮助我的心灵一点点“恢复”,中国有句话叫“大爱无疆”,还有一句话叫“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羊城晚报:当时怎么会选择到深圳?

马克:那个时候,我决定我来中国的时候,我问我自己:你来中国干嘛?谁会帮助你?你在那里会住哪里?你会去哪里?有一天,我去了佛罗里达的一个商店,在一个咖啡厅的桌子上面有一本杂志,那个杂志有一个说外国人去中国学中文、在中国教英文的报道,当时我就觉得这很有意思,于是我就打电话给那个记者,问他怎么做这个事情,然后在记者帮助下,我联系其他人,于是就来到了深圳,几年后,我有了自己的管理咨询公司……所以,我和烧烤店没有任何关系,那个(传闻)是错的。

羊城晚报:您来中国之前和来中国之后,对中国的印象有什么不同?

马克:这个问题真是挑战(难倒)我了,哈哈。对我个人来说,我来深圳之前,第一件事,我以为会有很多警察看我做这个做那个;第二件事情,我以为大家会穿一样的衣服,戴一样的帽子,像毛泽东那个年代的衣服。但是我来的时候,发现完全不一样,我觉得非常自由,我觉得深圳非常“乱”和“吵”(指热闹),非常有活力,我非常开心。第二,我觉得中国人对其他文化非常有趣(感兴趣),他们对外国人很有兴趣。

羊城晚报:据说您最近在翻译李商隐的作品,将他称为“恋爱中的卡夫卡”,为什么?

马克:首先是因为李商隐和卡夫卡的作品都写到官僚,内容很相似;另外,我觉得李商隐的作品缺乏一种乐观,他是悲观的人,这和卡夫卡也很相似;最后,我觉得尽管卡夫卡的作品很少写到恋爱,但我认为李商隐和卡夫卡的作品都写了“爱”。我希望更多的外国人理解李商隐。我觉得中国的文化很有意思,比如汉字,我之前学物理的时候脑子就会闪现很多图形,而汉字这样的象形文字就像一张张图画一样,很有意思。

羊城晚报:您这本新书是关于多元文化的,那您觉得多元文化是一个人或者一个国家成功的因素吗?

马克:多元文化是对国家来说很重要,它其实是一种态度,帮助我们去理解和尊重其他的文化,去帮助其他人,像“世界公民”一样。我认为“世界公民”应该有一个“世界梦”,美国梦也好,中国梦也好,肯尼亚梦也好,我有我自己的马克·奥巴马的梦。

谈奥巴马:心有灵犀一点通

羊城晚报:小时候您有没有和奥巴马在一起生活过?

马克:没有,我和我的妈妈在肯尼亚生活,他和他妈妈在美国生活,我们小时候就被分开了,我们都在走自己的路。第一次我见到哥哥,大概是1988年,那时我们的父亲去世了,一个亲戚给我哥哥打电话,当时哥哥在美国。然后哥哥来肯尼亚了,那次见面他觉得我太白,我觉得他太黑。后来,二十几岁的我去了斯坦福大学,他进入了哈佛大学,在美国一西一东,两个地方隔的距离可能跟内蒙古至深圳差不多,那段时间我们会有一点点来往,见面时间不多。再过了二十几年后,在他竞选总统时又见了一次面,当时我做了一个关于我哥哥受伤的噩梦,非常有意思的是,第二个礼拜,我和哥哥就见面了,我给了哥哥一个非常大的拥抱,真是应了中国的一句老话:咫尺天涯,哦,也就是李商隐说的:心有灵犀一点通,哈哈。

羊城晚报:前几年中国大陆出版了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两本回忆录,请问您对于书中有关你们家族的内容有什么看法?

马克:我觉得他的书有很多错误,甚至很奇怪的是,他写书的时候没有告诉我们他写了那些书。我在我的新书中也写了很多相关的细节,比如他的书中写了我的母亲关于我爸爸说的一些话,但是实际上,我的妈妈并没有说,还有一些关于我们家庭的事情也是不对的,可能也是因为别人转述给他的关系,所以写错了。

羊城晚报:您最近和奥巴马联系多吗?

马克:不是很多,他很忙,再加上我最近在“骂”他,估计他也不愿意联系我,哈哈,我可不会告诉你我“骂”他什么了。我觉得自己和他关系很“铁”,但是不时也有矛盾。你知道,如果一个家庭和政治有关系,重要的是怎么分开,有时候我们得分辨他是总统还是哥哥,这得考虑。

成都物流公司

成都到拉萨货运物流公司

成都运输汽车公司

成都物流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