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略谈元青花及其鉴定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4:33:58 阅读: 来源: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元青花是一种用钴料在瓷胎上绘画,再施以透明釉,在高温下一次烧成的釉下彩瓷,它开创了中国陶瓷史上青花瓷器的先河。蓝色的花纹与洁白的胎体交相映衬,浑然一体,宛若一幅雄奇瑰丽的水墨画。它上承宋瓷,下启明清,是中国陶瓷史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元青花与早期釉下彩绘瓷的关系

褐彩装饰始见于青瓷上,是一种以铁为着色剂的加彩工艺。工匠在长期的制瓷过程中,发现含铁量较高的釉料烧成后呈黑褐色,且这种褐料使色调单一的青釉瓷器表面具有更醒目的装饰作用,所以在这之后更是发展到了褐彩料的自觉提炼和熟练运用。褐彩装饰在烧制瓷器中的运用和发展对元代青花瓷的烧造产生了极其重要的影响。

元青花产生的历史原因与烧造简史

元青花的瓷胎、釉是从宋代青白瓷发展而来的。早在宋代,景德镇窑工就已经熟练掌握了各种器物的成型方法。产品主要以烧制青白瓷为主,白釉、黑釉、褐釉、窑变器物则较为少见。宋代是民族大融合时期,也是南北大迁移时期,随着金人、蒙古人的南下,中原人口发生了两次大的由北向南的迁徙,其中河北、山西等地的居民大多迁到长江中下游地区。这也正是北方磁州窑系的作品对景德镔瓷窑产生巨大影响的最直接的原因。

元代的景德镇以海纳百川的胸怀吸引着天下陶工,形成“匠从八方来,器成天下走”的局面。如磁州窑、吉州窑的窑工擅长绘画,来到景德镇后在漂亮的瓷胎上重新开始作画,他们把绘画材料由褐料创新为钴料,也使得褐彩绘画工艺在元代瓷器上得以创新传承,绘画技艺变得进一步精细。

元中期以后,景德镇少数窑口在技术、人才、物力和财力充裕的条件下兼烧元青花。从20世纪70年代及近几年景德镇元代青花残片出土情况分析,湖田、落马桥、戴家弄等窑址均烧制过元青花。到目前为止,景德镇尚未发现大量烧制元青花的窑址。

1980年12月29日,在高安发现了轰动国内外的元代窖藏。其中出土元代青花瓷器19件,釉里红瓷器4件。出土大件器物形体硕大,造型规整;小件器物精巧,极具时代特色。对于高安元代窖藏出土的青花瓷器,笔者个人认为,其应属当时完全掌握烧成技术的同一窑口在同一时段烧制的产品。同一件器物出现两种不同效果则主要在于器物烧成温度偏低所致(不排除大件器物和小件器物存在色料之分)。若将大件器物与小件器物进行比对分析,则不难推测梅瓶、罐等大件器物烧造时应处在受热温度较高的窑内中间位置;而大部分小件器物在装窑过程中,因窑钵偏离了受温条件较好的位置而致使钴料氧化后衍生出多种不同的效果。

高安窖藏的19件元青花在釉料配制、钴料提炼及胎土配方上可以说是成熟和成功的,其成型工艺、绘画创作充分体现出了中期产品的明显特点,其器形的硕大和可观的数量只有在成熟条件下才可能产生。这些都充分反映出元青花第二阶段定型产品——至正型元青花的特征。

笔者认为,元青花从真正创烧、定型到过渡进入明代不过40余年的时间(元青花真正的成熟、发展期约25年左右)。在元青花烧制的高峰时期,景德镇窑工把精力主要放在元青花成型工艺的进一步完善以及器物种类和装饰艺术的创新上。到了元末的晚期产品,呈现出了向明洪武、永乐青花瓷器过渡的特征。其特点主要包括:有的成型工艺一改手工拉坯的传统技法(如大盘、高足碗、匜等)而大量采用刻花模印成型工艺,之后再饰以青花料进行绘画创作;器物种类从瓶、罐、高足杯、匜发展到执壶、盘、碗、小口杯、盒等丰富种类;纹饰从较为简单的民俗化题材(云龙、牡丹、菊纹、如意等)发展到乌兽、海水、莲池、鸳鸯、鱼藻、束莲、人物故事等图案,进一步丰富了元青花晚期产品的文化内涵。可以说,元青花晚期产品在早中期绘画风格的基础上转变成为更具鉴赏价值的艺术品。其中有的产品为适应广泛的国外市场,在装饰艺术上更加注重融汇吸收外国历史文化元素,表现在形体创作和绘画风格上,则是尽量迎合异域民族生活习俗和审美情趣的需要。我们从土耳其和伊朗两国博物馆馆藏元青花人盘、壶、罐、碗等装饰图案上就不难得出结论。

元青花的装饰技法

我国青瓷色料装饰技法的使用最早可追溯至汉代。当时窑工们为了使器物更具观赏性,开始尝试使用含铁量高的矿物质进行釉下彩装饰。在这其中,唐代长沙窑、唐二彩就用多色矿物彩料装饰,而宋代磁州窑、吉州窑的釉褐料彩绘技法则表现得更为突出。但受限于材料、技术条件以及其他客观因素,以上窑口在彩瓷烧制中存在局限性,这使得其装饰艺术效果远不如元代青花瓷器。

早期元青花装饰主要以花卉为主,辅助纹也较为简浩明了。中期在早期纹饰的基础上大量使用荷莲、凤穿牡彤、云龙、牡丹、杂宝、如意等民间吉祥纹样来装饰器物,民俗史化内涵的表现较为深厚。晚期的元青花装饰进入了挖掘装饰艺术效果阶段,其突出表现是窑工们将古代在宣纸上表现的国画技法成功地运用在瓷坯上,充分运用分水技法把钻料的艺术感染力渲染得淋漓尽致。其表现手法多样,所绘画的远山近景层次分明,人物刻画生动传神、比例得当,运笔与早中期相比照更加飘逸自如。晚期的元青花充分体现出了景德镇窑工们的高超绘画水准,元青花装饰艺术的表现力达到了巅峰。

元青花成型工艺

元代青花的独特性不仅体现在渲染青花料的艺术效果方面,而且在成型上探索出的生产工艺流程也比以往更为独特、复杂,所以对器物的造型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为了适应产品生产,景德镇瓷工在以往简单的拉、捏等主要成型工艺的基础上,增加了接、镶、托、镂、堆、贴、塑等复杂多变的成型工艺。如大件元青花至少由五段拼接成器,器身分上、中、下三段拉坯成型,后用胎浆对接成器身,瓶底、瓶口做好后再运用托、抖、接工艺分别成型于预留位置,大件元青花的拉坯痕迹尤其明显。

工艺上的求新和突破,赋予了元青花大件器物的生命力,而大件器物又给予了青料施展独特装饰艺术效果的空间。正因为如此,稳健大方的气魄尽显元青花的艺术魅力。

元青花鉴定

如何鉴定元青花是目前学术界和收藏界争论不体的话题。在当前元青花鉴定相对混乱的情况下,元青花的高价位和收藏的利好空间给了艺术品拍卖公司和仿制行业及古玩业从业者带来一本万利。由于鉴定人员鱼龙混杂,甚至有些专业鉴定人士对元青花产品的工艺及存世量等诸多方面的认知存在缺失,导致在拍卖、收藏过程中把高仿赝品误认为元青花真品(当然这中间不乏奸商贩假、制假及职业操手的运作),再加上别有用心的人和J用媒体途径的“忽悠”和“炒作”,而且有些新闻媒体也为了增加看点与收视率而为其“推波助澜”,所以往往赝品也能拍出天价。这是对古陶瓷文化的亵渎与践踏,也是中国陶瓷界的悲哀。其实元青花的鉴定方法与鉴定其他瓷器没有太大的区别,要多掌握真品、赝品相互间的特征差异,对真、假元青花具备足够多的认识。要做到对元青花的去伪存真,不妨先从以下几个方面人手:

了解元青花仿制品的起源。元青花仿复制工作自20世纪70年代末就已经展开,当时是为了适应文物保护、展览和文物调拨的需要,由国家拨出专项经费指定景德镇相关科研单位对被调文物进行仿复制。仿复制品中,除满足相关单位所需,其余部分通过各种渠道流向了市场,其后有些仿复制品在海外拍卖市场上更是以惊人的高价拍出,这给仿复制单位和中间人带来了丰厚的利润,日后更是引发了景德镇高仿复制业的全面复苏。

了解元青花瓷器的产地。目前国内考古发掘出土实物资料表明,研究界所说的元青花产地只有景德镇窑,虽然云南个别窑口也烧制“土青花”,但能定型生产的却只有景德镇少数窑口。目前,有大量仿制景德镇窑的元青花产品流入市场。有人认为,元代不只景德镇窑能生产青花,其他窑口也能生产出成熟规范的元青花。众所周知,一个窑口烧造哪类器物,是要经过科学的考古调查、发掘才能下结论的。元青花出自于瓷都景德镇这一科学论断,已经为考古发掘结果所证实。在没有得到新的考古发掘实物资料之前,不能想当然地轻易推翻。

了解元青花流传器的特征。民间传世的元青花在包浆上有着显著的特征。流传器在经过几百年的使用、陈设及受紫外线辐射影响后,釉面火光早已褪尽,刚出窑时的耀眼光泽已荡然无存,有的釉面甚至留下了长期使用的划痕。有些赝品虽然也有划痕,但多为砂轮打磨而成,其划痕不规律,生硬呆板。此外,涩胎处由于没有上釉,吸附力很强,只要没有用84消毒液浸泡,与作旧的仿品相对比还是存在较大差异。即便赝品的胎底被打磨出了润滑手感,通过细心观察仍可发现仿品在修胎工艺、胎土配方上及瓷胎在硬化窑火过程中仍存在不同层次的破绽。

了解元青花出土器物的特征。出土器物的包浆大致分为三类:一类是窖藏包浆,器物由于长期受雨水浸泡,使得土壤中的有机物吸附在整个器物上。虽经保护性清洗后,釉面没受到多大影响,但露胎处的土壤有机物和杂质附着仍较为明显自然;二类为墓葬中出土器物的包浆,它与窑藏器物包浆的不同之处在于墓中腐尸、衣物、木漆、土壤中的有机物中和后黏性强,在器物的表面有着较强的附着力,这使得器物的釉光不如窖藏器物的釉面那么亮丽,甚至有的器物釉面受墓中强酸腐蚀而形成了亚光色;三类是深埋土壤中的器物的包浆,它不如窖藏和墓葬中器物上的包浆那么明显,且因长期与土壤紧密接触,附着物缺少作用空间,这使得有机物附着力低,杂质少,虽然土沁较为明显,但经简单清洗后,有的器物给人的感觉甚至如同刚出窑的新器物。

了解仿制元青花的特点及其技巧。据了解,现在出现在市面上的所谓的元青花绝大部分为景德镇作坊仿制。为了达到以假乱真的目的,有的仿制者甚至用复古柴窑烧造,这给鉴定带来了一定难度。多数气窑烧制赝品属速成法,这类器物不难鉴定;即便用柴窑烧制的仿品,其器物从瓷胎的硬化、色料的氧化、釉面的玻化等方面虽与元代真品青花相比没有太大区别,且做到了高仿真度,但由于仿品在胎土、钴料、配釉工艺上与真品存在差异,如认真加以辨别仍能发现其与元代青花器物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原料配方的差异及原料加工工艺的不同使得仿品无法达到真品的烧制水平。

仿制品在包浆作旧方面也大做文章。有的作旧水平高明者甚至将仿品埋入地下几年,或调剂色泽各异的卤水缸浸泡仿品。另外一种作旧手法主要是使用化工原料,用微酸物把器物釉面的火光退掉,使器物釉而变得柔润,之后再用氢氟酸调剂处理,使得露胎部分也略显苍老陈旧。诺如以上几类作旧器物的包浆,粘附力强,用一般清洗剂无法除掉,如用84消毒液浸泡三天拔尽作旧的附着物后,仿品就会原形毕露。总之,赝品作旧手法千奇百怪,形式多样。据本人了解,目前景德镇仿品在露胎部分下了很大功夫,有些仿品甚至能使其显现出原生瓷胎现象,如不加以分析,极易以假乱真。

综上所述,元青花研究作为一个综合性课题,其涉及面较广,一些问题不宜过早下结论,若过分地偏执一面,将陷入不可知论。其实不只是元青花,其他陶瓷亦是如此。就拿当今用于古陶瓷测试的先进科学仪器来说,由于其数据采集有限,加之古代陶瓷与现在陶瓷在原料和加工技术上的不同,在目前还没有出现更科学、更先进的鉴定元青花的方式方法之前,最好不要去钻“无谓”的牛角尖!否则,极易“走火入魔”!陷入其中无法自拔。用前辈们总结出来的一句老话来说就是:仿制品永远只能仿出它的“形”似,却终究无法仿到真品的“神”似,因为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

螺旋焊管机价格

电动脱毛器图片

二手2吨蒸发器价格

矿用装载机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