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付费榜Top10厦门手游成香饽饽背后的逻辑

发布时间:2021-01-22 02:43:59 阅读: 来源: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有人说,厦门是座温馨的城:海滨、民宿、咖啡厅;也有人说,这里和北上广深一样,是周边省市向往的淘金去处,刻上了移民城市的烙印。一个讲求快速高效的行业——手游行业,似乎在厦门的城市性格和互联网氛围下,有了自己的特色。

近来,不少国产创意单机游戏爬上付费榜,像目前的《火柴人联盟》、《地下城堡》、《放开那只猪》等,这些游戏让人眼前一亮,他们试图充当中国版的《愤怒的小鸟》,不局限把单机做成主流的三消或跑酷。而这几款游戏共同之处就是研发商都来自厦门。

CP再小也要有一颗无视之心

厦门整体较为封闭,圈子小,这算是厦门的劣势。而且没有特别大的游戏相关企业,带动这块的增长,手游在付费榜是有,但畅销榜就很少了。而且现在一些涌现的小部分发行公司也是很小的,没有代表性。

有CP说,厦门也应该要有一个生态圈,像北京,渠道多,发行多,研发多,大家挤在一起,会更有效率,厦门的话都是CP和CP交流,必然是有局限性的。“来厦门两年多,只参加过一次交流会。”

缺乏交流有制约手游发展的地方,但也不全是坏事。有些制作人,如果处在被发行、渠道左右的局面,会更看不到方向,尤其在中国,一直是发行和渠道更为强势。《自由之战》的制作人就感言,CP做那么多同质化游戏,只会丢失话语权,最后要通过别的促销方式拉拢用户,也就是运营很牛,但他强调,CP要的不是运营很牛,而是很牛的创意,再小的CP也应该有一颗耀世的创新之心,也需要一颗无视之心,无视渠道,无视发行,做自己想做的产品。

厦门游戏人的涅槃:发行少反而造就品质?

在手游早期,当时渠道流行卡牌、三消跑酷等弱联网的游戏,厦门的手游人进行过尝试,然而做的并不好。“厦门的游戏人什么都肯尝试,一旦发现有成功的,也会去跟风,但因为厦门手游最开始研发实力有限,鲜有表现好的产品。”一位渠道从业者如是说。

了解到,厦门这块一开始都是研发,几乎没有发行。这会出现什么情况?发行的作用是其能帮CP了解市场,同时给予CP调优的举措,但在厦门,这个环节断开了。这就会出现一个问题,一些北上广深的发行在厦门找产品,往往这些产品并不合发行公司胃口。

然而,当市场同质化严重后,很多发行需要和以往不同的产品,这些产品哪怕可能也会和市场上一些产品有相似之处,但他们总留下了一些没有被发行带走的,属于自己的东西。这时候,发行就觉得,应该拿些这类产品试试了。

而这个时候,很多有着独自创意的产品被搬上银幕,而你会发现,往往这些创意产品,不少是厦门手游研发的成果:如《三国之刃》、《火柴人联盟》、《地下城堡》、《愚公移山》等。

缺少本地发行,反而让厦门有着特殊的研发土壤,最后在洗牌后的今天脱颖而出。“不像深圳有SP土壤,这里的产品做不到A类就不好代理出去,这也从一定因素上对游戏创意度方面有着更高的要求。”一个当地的从业者表示,厦门的手游团队虽然研发实力有限,但比较敢于创新,当然也敢于承认失败,这可能是本土的互联网创业环境造就的,就像他们当地做站长的创业者一样,虽然小,但是最有活力。

页游起源于“站长之家”?

要了解厦门的手游圈,可能先要追溯到飞鱼科技的前身——光环游戏,光环游戏和站长之家的老板都是姚剑军(阿飞),阿飞在站长之家有成绩后开始研发游戏,做了一款页游没成功,后来出了里程碑式的《神仙道》,《神仙道》带动一批厦门创业者去做游戏。

一个在厦门工作的手游创业者告诉,厦门在页游时代时代还是有很多渠道,因为厦门有很多站长,网盟等支持页游,通过站长给游戏导量的效果非常好。后来,厦门有很多站长看到手游起来,也开始做手游游戏下载的,因为当地比较封闭,所以跟风也是很平常的事情,像做手游下载的站,一下就冒起很多,也有把权重做到4的,每个月增加十几万的。这些站在行业内没什么名气,但就是有固定的量在上面。站长相当于这边最大的渠道。

而很多游戏公司,一开始也是在内部设立多个项目组,每个类型都去尝试,放到这些站去看效果,那个类型好就把其他项目停掉。

能沉住气的厦门手游不跟大盘走

据不完全统计,厦门约有200家左右的CP,大部分为小型团队(10人以下)。VP吴铭哲曾经以《厦门游戏行业调查报告》罗列了不少厦门知名游戏公司,涵盖有端游、页游、手游:

其中有触控的cocos2d-x与html5的孵化团队、同步推、4399;知名的研发公司如飞鱼科技、端游《问道》研发吉比特、做《乱斗堂》的魔兔、H5游戏《愚公移山》的青瓷。还有曾参与制作《闯三国》后独自出来做了《火柴人联盟》的鬼人,有独立游戏精神的《地下城堡》研发商淘金互动,还有稳定在畅销榜30名左右的游戏《盗梦英雄-HD》的研发梦佳网络等。

很多CP研发游戏都能有个一年多的时间,比较沉得住,大多制作人比较有情怀的做游戏,不会特别急功近利,没有跟着大盘走,不会做ARPG什么。一方面也是研发实力有限,也有人尝试RPG碰了钉子,才发现厦门的实力不太适合,然后走出来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地下城堡》制作人徐小懒表示,他来厦门两年,这边整体的氛围让他感觉比大城市更实际,做事更踏实,招的人很少空谈。他举例,北京思路更开阔些,但有时会没有节制的脑洞大开,这对手游制作并没有太大的帮助。

厦门手游团队的互联网精神

有厦门的从业者总结到:手游创业,创始人本身对于互联网行业要有足够的深度见解,而不是传统行业有钱的背景,请一个不上心的经理人去打理的游戏公司。

勇于探索创新,敢于承认失败,行业变化很快,固守成见肯定跟不上。

有自己的技术团队,多做少忽悠。

乐于分享,每个人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经常对于行业新产品、新事物能快速接受并反应。

团队执行力不错。

要有赚钱能力,不是纯粹巴望着投资人的钱过日子。

如果厦门和成都两座城市相比,成都更休闲,因为都是茶馆,而厦门都是咖啡店,厦门追求年轻化,情怀的东西。那么在厦门对手游的制作态度的是,在这个远离忽悠的地方,默默耕耘,不骄不躁,直到把自己认为好的东西做出来,仅此而已。

混沌仙魔诀

彩票中奖预测软件

2017彩厍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