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罗尔事件议论文罗尔捐款门事件评论文章多篇

发布时间:2021-01-20 13:30:13 阅读: 来源: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罗尔事件议论文 罗尔捐款门事件评论文章(多篇)

1、《人民日报》谈"罗尔事件":法律应是人性的低保

一些个人求助之所以引发了阵痛,是因为没有发挥法律的社会行为疫苗作用,还是依靠道德的免疫作用在痛苦地自愈

沸沸扬扬的“罗尔事件”,几经反转之后,当事者将部分微信用户赠予款原路退回至用户零钱包,但事情并没有结束。一部分人继续深挖罗尔的各种历史,吐槽他的求助资格乃至人品;还有一部分人在收到退款之后,再找到罗尔的另一篇文章,重新打赏给笑笑,很快上限又满了。

很难评判哪一种做法是对的,因为人们接受的是不同的“真相”,而且都有道德上的正确依据。有时候,我们的道德观念具有复杂的内涵,这一方面能够让各种不道德都及时遭受谴责,另一方面则是导致做好事的人要尽量高尚,被帮助的人必须很无辜,这客观上抬高了道德行为的成本,让人们的汹涌爱心潮水无法安静地引向需要的地方。

除了针对道德话题的激烈争论,舆论中自然地出现了要求法律出面来管,要求法律跟上时代变化的呼声。“法律是道德的底线”,这句名言人人皆知,但在包括“罗尔事件”在内的不少案例,都是在道德进退维谷之后,才想起来用法律来找底线,而不是先用法律定好空间,剩下的事情交给道德。很多人在国外都填过各种资格申请表,“你是否吸过毒”“你是否有酗酒史”……这样的问题看似简单,但实际上这种预设的条件,是获得相对信任的前提。而且一旦出事后发现有隐瞒,法律就可以严厉地出面解决。

法律确实具有滞后性,但是也有强大的确定性。“罗尔事件”发生后,很多法学专家提供了细致的分析,从慈善法对个人募捐和个人求助的区分,到民法、合同法、刑法对欺诈的定义和处置,可以说,现行的法律其实是够用的,只是我们没有主动加以运用。很多不够规范的个人求助,之所以最后引发了社会信任的阵痛,根本上是因为没有发挥法律的社会行为疫苗作用,没有把“丑话说在头里”,最后还是依靠道德的免疫作用在痛苦地自愈。

发起求助的个人、发布求助的平台,都是有法律责任的。特别是相关平台,作为相对更有能力、更有义务的相关方,应该主动地去适应新法新规的精神。实际上,在慈善法开始实施的9月,国家四个部门还曾推出《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明文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在各种平台上发布求助信息时,平台应当在“显著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各类平台如今都在争抢注意力、使用习惯、用户黏性,对内容提供倾向于从宽。然而,如今公众其实更需要可以简单核实和信任的内容,从而可以傻傻地去爱。即使一时做不到,也可以像《管理办法》所要求的,对信息风险进行必要的提示。看不到这一点,就看不到平台下一步的发展未来。同样,对于各级治理者来说,以传播平台、社会组织为重点,把现有的法律充分用好,也是需要跟上的课题。

我们还是要对自己的道德水平有信心,更应该了解自己的法治进步。电影《烈日灼心》中,警察伊谷春说过:我很喜欢法律。法律更像人性的低保,是一种强制性的修养。给道德与法律一个清晰的边界,让法律的归法律,让道德的归道德,很多事情就没那么复杂。当法律分解掉不必要的社会协作成本,道德自会去洗刷人们的内心。

《 人民日报 》( 2016年12月06日 05 版)

上一页123下一页

2、新京报社论:假如罗尔伤害了你,也不要让爱心变冷

对于公众来说,当初盲目的转发、打赏,有非理性的成分,而新闻反转之后,感觉受了欺骗,发誓再也不转、不捐,同样也是一种非理性的行为。爱心需要呵护,也需要引导,这需要公民慈善素养的提高,同样,也需要正规的慈善机构发展。

罗尔为了拯救患有白血病爱女的筹款文章近日刷爆了朋友圈,也获取了巨额捐款。然而,事件急转而下,更多信息披露出来。这个家庭并不如文章中所描写的那样贫穷,有三套房就证明了这个家庭有相应的经济实力,而家庭为小孩所支出的医药费用也没有那么多。

罗尔女儿治疗的医院通报显示,其自付费用仅占3万多。无论怎么解释,都不能掩盖一个基本的事实:并不贫困而善于写作的当事人,借助一个真实的白血病案例,在捐款额度早已超过实际支出金额的情况下,与营销账号合作,持续动员募捐。这样的行为,分明就是利用和欺骗捐款人的善意。

这件事情的背后,是很长时间以来都未能解决的困境,在媒体渠道越来越便捷的情况下,社会上大量有捐赠能力的爱心人士,不时会遭遇诱骗捐赠的陷阱。更有传播能力的营销账号开始借助慈善个案欺骗爱心。这令防止爱心受伤的重要性凸显出来。

如何防止爱心被恶意消费,得先看清欺骗信息的套路。无论什么样的伤害,都来自于信息不对称。

从过往的争议事件来看,慈善信息的不对称首先来自于个人为个案发起的劝募信息。知乎和轻松筹平台上出现的诈捐案例,无一例外都是以个人名义发起的募捐。从一般意义上来说,大众对于个体的痛苦能产生更直接的同情。同时,基于这种同情,对个案中具体信息是否属实,很难进行确凿的核实。试想,网络捐赠是大量的小额捐赠,如果每个捐款人都向当事人亲自核实一次信息,即便捐款人能有耐心去做核实,受捐助人本身也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轰炸。

为此,来自于个人发起的个案募捐活动,参与者很少进行过信息的核实。这并不代表捐赠人没有自己的判断,有了妙笔生花的文字,可以触动一部分人,并不能让大量的捐款人掏出腰包。个案要能够面对更广大的捐款人产生动员力,需要非常可靠的信用背书。

信用背书的来源,包括主流媒体的报道、网络名人的号召、发起者的个人亲友圈。知乎平台上的诈捐案件就是一例,当事人苦心经营,将自己的账号经营成一个大V,从而虽然没有任何人见过他,也没有人在真实社会里熟悉他。但是当他发出劝募消息的时候,还是有很多人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信任。

现实正是如此,在网络慈善募捐上惹出来的大新闻,往往是诸多有一定社会资源的人士,包括大学里面的老师、媒体人、企业里面的高管。正是他们这样的人群,不仅文字组织能力强于真正的贫困家庭,也拥有更强大的虚拟人脉和现实人脉,他们的信息能够在社交网络上得到充分的背书和传播。也正是他们,一方面能成功动员数量巨大的捐款;另一方面,他们的家庭经济状况并不差到急需帮助。捐款人被感人的故事和名人的背书驱动捐款以后,但得知真实情况时,必将感受到片面信息带来的欺骗感。

明明拥有社会资源的社会精英,需要提醒自己,将短暂的困境放到网络上去募捐的时候,是否过于草率。

对于捐款人来说,分辨信息可信度比较困难。可以记住更简单的方法,对于没有实时显示募捐进度和设定明确劝募目标的个案募捐,参与之前务必三思。

事已至此,我们不希望,这一事件导致社会爱心萎缩。对于公众来说,当初盲目的转发、打赏,有非理性的成分,而新闻反转之后,感觉受了欺骗,发誓再也不转、不捐,同样也是一种非理性的行为。假如罗尔伤害了你,也不要让爱心变冷。爱心需要呵护,也需要引导,这需要公民慈善素养的提高,同样,也需要正规的慈善机构发展。网络募捐乱象频出,一方面也是因为我们专业的慈善机构不发达。

上一页123下一页

3、新华每日电讯:罗尔事件的几个糊涂之问

“罗尔事件”是一面镜子,让我们看见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洪荒之力,也看见自己内心同时存在的丰盈与荒凉

对于“罗尔事件”,多数人可能已经产生阅读疲劳了。与以往那些网络热点事件一样,它也始于人性中美好的一面——同情、感动和善良,并终于一地鸡毛的糊涂、暴戾和荒凉。当真相逐渐浮出水面,很多人都深感失望。

这些天,我曾想找一个美国版的“罗尔事件”作为他山之石,但因为孤陋寡闻没能找到。不过,慈善欺诈在美国似乎也并非罕事。这些天,随着被称为慈善季的圣诞季开始,报纸、网络、社交媒体上,都有怎样鉴别慈善组织真伪的介绍和警惕慈善诈骗的告诫。监测机构发布的美国最糟糕50家慈善组织名单,在谷歌上也很容易找到。

去年5月,联邦政府起诉田纳西州詹姆士·雷诺德一家成立美国癌症基金等4家慈善机构,诈骗和滥用1.87亿美元善款,这是美国史上最大慈善诈骗案,轰动一时。然而,就在感恩节后的第一个星期二——纽约一家慈善组织创设的“星期二给予日”,获捐的钱物数量继续增加。看来,诈捐事件并没有打击人们的行善热情。

现在的问题在于:“罗尔事件”算诈捐吗?显然,他的行文有文人的夸张,他的经济状况远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他的个人生活肯定有他的毛病,他朋友的公司的确希望通过诱导转发分享获得利益。并且他还有三套房子——不管能不能卖、肯不肯卖,这一现实本身就深深刺痛了很多人的内心。

但无论如何,事件的核心部分是真实的:他女儿生了重病——昂贵的重病。他除了痛苦,还和我们所有人一样,对亲人重病、全家致贫感到恐惧。罗尔和已经坐牢的那家诈捐美国人有着本质区别,“罗尔事件”更不是郭美美事件。

糊涂之二:公司可不可以从慈善中获利?很多人感到受骗,不仅因为罗尔隐瞒自己的经济能力,更因为有公司参与诱导营销。但是,假设重病小女孩的家庭千真万确缴不起医药费,陌生人花几秒钟时间转发一次朋友圈,就有公司愿意并确实代捐了一元钱,究竟为什么不可以呢?如果这么做不可以,以后这样的情况,公司可以怎么做?

在我看来,这样的公司,至少不比那些通过各种网络投票吸粉、把儿童才艺比赛搞成家长朋友圈能量大赛的公司更不诚实,也不见得比那些争相在珠光宝气的慈善晚宴露脸、千方百计让捐赠活动在媒体曝光的公司格调低。参与善事的公司获得了经济回报,不是可以鼓励更多公司行善吗?如果允许公司参与并完善相关法规,今后个体求助者是否诈捐,不又多了一道验证和监管吗?

西方慈善事业中,商业公司向来是重要角色。而公司慈善,按照法律本来就有利可图——捐款可以减免相应税款。很多西方公司实际上也把组织或参与慈善活动,当作公司公益形象的宣传机会。笔者斗胆说一句,中国应该允许甚至鼓励商业公司在透明合法的前提下通过社交媒体慈善活动适当获取利益,让商业公司为营造全社会和社交媒体平台可持续的诚实向善氛围多想办法,多做贡献。当然,诚信监管需要跟上。

糊涂之三:医院有权在社交媒体发布具体患者的个人信息吗?医院和医生有权详细地公开病人——并且是未成年病人的病情和医药费清单吗?这其实不是笔者的疑问,而来自一位医生在朋友圈上的感慨:“医院到底有没有权力把这个孩子的病情公布?这个孩子的隐私是否涉嫌被泄露?她爹泄露了孩子的隐私,别人就能去透露吗?”

笔者赞同这位医生的看法:“在我们国家,隐私权得不到保护体现在很多方面,这要求我们每个人都要注意隐私保护,要有这个意识。”但在“罗尔事件”里,这样的声音似乎十分微弱,包括罗尔本人,里三层外三层被扒皮。从财产到婚姻,个人隐私暴露得比抄家还干净,而且三言两语就被武断地上纲上线。他所遭遇的网络霸凌和网络羞辱,令人畏怖。

“罗尔事件”翻转后,网络上有段罗尔痛哭的都在质问我是不是骗子,没有人关心我女儿,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没有同情心?原本,正因为人皆有之的恻隐之心,他的文章才在朋友圈刷屏,迅速超出他和他朋友公司的控制,形成现象级的网络传播事件,引起了解内情的一些人不忿,然后——仅仅两三小时之后,事件翻转、再翻转、再再翻转。网络暴戾和网络羞辱,迅速代替网络善意,一再消费着“罗尔事件”。

世界不是没有同情心。问题是,为什么我们这么容易失去同情心?为什么我们的信任感这么脆弱?

打动你的,真是文字套路吗?还是文字里面的真情实感?你看见的是一个为女儿患病痛苦同时忧惧致贫的父亲?还是一个企图利用女儿患病骗钱谋财的男人?答案不取决于罗尔,取决于你自己。

究其实,“罗尔事件”哪里真有改变世道人心的能耐,它只是一面镜子,让我们看见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洪荒之力,也看见自己内心同时存在的丰盈与荒凉。

责任编辑:郑莉莉 上一页123下一页

近日,重庆的网红背篓夫妻——曹树才和许厚碧,感动无数小年轻。他们一个没有视力,一个走路不好,却演绎出一个温馨而励志的故事。看不见的曹树才背着老伴在仅有30多厘米的田坎上行走,靠手中的两根竹竿和老伴的指挥确定方向。

曹树才先天患有眼疾,婚前只有左眼有一点视力,个子不高,但力气大,挑砖、盖房、挞谷、种地,样样能干。见他勤快,村里不少老人都当过他的媒婆。隔壁村的许厚碧,是相亲姑娘之一,比曹树才小4岁,幼年患有软骨病,逐渐失去直立行走能力,相亲那会儿,走路已离不开竹竿。因为许厚碧下肢瘫痪几乎失去行走能力,所以还能走的丈夫曹树才就成了许厚碧的腿。

“老是让别人帮忙也不是办法,她是我媳妇,我不背谁背?”曹树才说,从1988年开始,就把媳妇装进背篓,一来自己有责任照顾,二来干活有了一双眼睛。曹树才背老伴用的大背篓还是许厚碧自己亲手编的。

许厚碧杵着竹竿移向曹树才放背篓的地方,准备让老伴背自己下地干活。

上一页12下一页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徐艺源):9月21日傍晚,日本TBS电视台发布了一条新闻,称中国有关部门发出通知,要求旅行社限制赴日团体游客的数量。继韩国之后,难道赴日旅游也要受到限制了?请看记者的调查。

日媒:赴日团体游遭遇禁令

TBS电视台有关报道的视频截图

TBS电视台报道的内容

TBS电视台的报道称,本月中旬,中国政府对旅行社发出了相关通知。各地情况各不相同,北京一些旅行社被口头通知“请减少赴日团体游数量”。而在山东、大连等地,各旅行社发团人数被限额,一些已经把一年内额度销售完毕的旅行社,甚至不再发团。

TBS电视台报道的内容

关于原因,报道称还不清楚,猜测是为了防止资本流向海外。

早在9月15日,《日本经济新闻》也报道了同样的新闻:

上一页12下一页

@所有人:大消息!身份证将迎来大变革!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2016年通过不同渠道泄露的个人信息达65亿条次,也就是说,平均每个人的个人信息被至少泄露了5次。

如何在日益复杂的网络中保障个人信息和财产安全?如何在日益多元化的网络中进行有效监管,净化网络环境?

近日,公安部终于放出了“大招”,电子身份标识载入手机卡的时代即将来临!不法之徒的好日子即将一去不复返!

电子身份标识有何作用?

电子身份标识,简称eID,是以密码技术为基础、以智能安全芯片为载体的网络身份标识,能够在不泄露身份信息的前提下在线远程识别身份。

简单来说,eID就是公民在网络上的一个身份标识。它既不是明文的身份信息,也不是像身份证那样的证件。

这项技术最关键的是:未来,当你使用载有eID的银行卡或手机卡进行交易时,网站后台可以在线辨别eID的真伪和有效性,不用再保存用户的身份信息!

也就是说,使用搭载了eID的银行卡或智能手机时,不需要在网上提交自己的姓名、住址、电话、身份证号码等个人信息,就能方便地进行网上交易。

这将极大降低信息被盗用的风险,保障公民在个人隐私、网络交易和虚拟财产等多方面的权益!

电子身份标识,将实现“多点开花”

近日,公安部第三研究所在2017年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对网络电子身份标识(eID)的研发和发展进行了展示。

公安部第三研究所的工作人员表示,eID载入手机卡只是一个开始,未来,包括不动产权自助查询、食药检查等方面,eID都将大显身手。

目前,电子身份标识技术,已经开始应用于银行卡。

而在即将到来的10月,全国首个将eID运用到不动产登记领域的项目也将在海口正式运行。

可见,把数字身份加载在手机SIM卡中,全新的在线身份信息验证,将成为未来的发展趋势。

如何保护个人信息

针对个人信息泄露的主要途径,我们应当注意或做好以下五个方面,以保护个人信息:

一是保护身份证号码、银行卡号、密码及其他个人隐私信息,不要随意把这些信息通过邮件、短信或电话告诉别人,无论您认为这个人多么可靠。

二是保护私人电脑和手机安全。如通过安装防火墙等方式,阻止入侵者远程访问个人计算机和手机;使用复杂密码,提高黑客破解密码难度。不用电脑时,一定要关机。

三是合理清理“信息垃圾”。丢掉含有私人信息的文件前,先清理个人隐私。

四是仔细阅读银行对账单、账单及信用卡报告,确认没有可疑交易。

五是网上购物需要注意:首先,在输入信用卡和个人信息之前确认网站是否安全。

如果发现有人利用您的个人信息损害您的任何权益,应立刻报警。

来源:人民日报(ID:rmrbwx),中国经济网(ID:ourcecn),综合财经早餐、证券时报、财联社等

立可安能改善腹泻吗

拉稀拉水吃什么药

立可安跟肠炎宁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