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拍得2年采砂权迟迟未能开工图【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1:33:11 阅读: 来源: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文/图 首席记者郭俊

中国江西网讯 2年前,乐平市一商人通过公开拍卖竞得当地一砂场的采砂经营权,期限为2年。在遭遇了村民阻工、政府禁采后,他至今未能采到一粒砂。而与此相对应的是,在砂石市场的刚需下,偷采日渐猖獗。

当地有关部门表示,禁采期的偷采行为很难查处,为遏制非法采砂,禁采后会成立国有采砂公司统一经营并处理善后问题。实际上,本应于今年9月前挂牌成立的国有采砂公司,迟迟未能成立,这使得当地一些合法的砂场主们陷入了等待之中。

专家认为,非法采砂没有治理好,却把合规合法的禁止住了,这种结果不但伤害了市场,还伤及政府公信力。

涉事砂场

没分到拍卖款村民阻拦采砂

再次来到乐安河边的鑫硕丰砂场,眼前锈迹斑斑的采砂设备,方龙觉得心里憋屈;两年前,取得此处河道采砂经营权的他,高价购买了采砂设备欲进场生产。但至今,冷清的砂场以及每月高达4万余元的维护费用却在告诉他,无法采砂是既成事实。

“政府怎么能不讲信用?拍卖书怎么就成了一纸空文?”12月6日,手里攥着拍卖成交协议,方龙不禁喃喃自语。

2015年7月22日9时30分,通过乐平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方龙以950万元的成交价格(含45万元佣金)拍得乐平市名口镇戴村标一采砂经营权,为期2年。

在方龙看来,这是一笔稳赚不赔的生意,“到处都在建设,对砂石的需求量很高,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回本了。”

带着这份期望,他花费上千万元购买了采砂船等机器设备,聘请工人准备大干一场。但令他没有想到是,在进场安装设备的时候,却遭遇了阻拦。

“许多村民跑来现场, 说还没分到拍卖款,不让我们采砂。”方龙回忆说。

经了解他才知道,按照惯例,以往在拍卖戴村范围内的河道采砂权时,政府部门会将拍卖款按一定比例返回给戴村。

戴村村主任戴荣贵证实了这一说法。他表示,以标一为例,905万元的拍卖款要拿70%给镇政府,镇政府再从所得中拿出30%分给戴村,用于支持村集体的公共建设。

“之前拍卖的标二也是这样,一直都是这么操作的。没拿到钱,村民当然就不同意采砂了。”戴荣贵说。

无奈之下,方龙只能停工,并要求当地政府出面协调,不要影响了正常采砂作业。

“我出面协调了几次,但拍卖款仍迟迟落实不了。”名口镇党委副书记王国华说,由于未分到拍卖款,村民阻拦采砂确有其事。

村民停止阻挠又遇“禁采令”

今年3月,眼见村民口中的拍卖款迟迟落实不了,而2年的采砂经营权期限又一步步逼近,方龙着急了。

为了能够尽早入场采砂,他和合伙人以先行垫付一部分拍卖款的名义,私下“出借”30万元给戴村,以期对方不再阻拦。

“因为拍卖款迟迟没有分给我们,而村里又亟须建设一些公用设施,所以就向鑫硕丰砂场的老板借了30万元,不过在拍卖款拨给我们后,30万元就还了。”戴荣贵说。

在拿到方龙和合伙人出借的30万元后,村民们停止了阻工。但令方龙失望的是,3月29日,当他安装好采砂设备,刚准备启动运营时,一纸“禁采令”如当头棒喝袭来。

“我接到有关部门通知,说是乐安河的乐平市水域全面禁采,要统一整治。”方龙回忆说,如此一波三折的遭遇,让他损失巨大,已无法承受。

5月17日,据乐平市水务局的信访答复,因为乐平市河道采砂秩序混乱,非法采砂屡禁不止,自今年3月29日起,乐平市政府对全市河道采砂活动进行综合整治。乐平市名口镇戴村标一采区需在市政府同意进场经营,并办理了相关采砂手续后,方可进行生产经营活动。

但是,方龙多次向政府有关部门反映,得到的答复是“必须等过了整治期”。可令他没有想到是,整治期间,包括他在内的多个合法采砂场均停止运营,可是盗采日益猖獗起来。

据方龙在今年10月10日拍摄的照片显示,在乐平市墨潭村、蔡家以及蔡家渡附近的乐安河水域,仍有一些采砂车来来往往,将河中的砂石运输出去。

12月6日,当新法制报记者沿着乐安河水域调查走访时,发现一些滩头确实留有采砂车轧过的湿漉车痕;更有甚者,一些偷采者借助将河道拦腰截断的滩头,直接将挖机和铲车开到河中心采挖砂石。

偷采猖獗执法人员“常常扑空”

“我们已经尽力了。”面对砂场主的质疑,乐平市水务局采砂办副主任吴建勋坦言。

据介绍,自从对乐安河采砂乱象集中整治后,用采砂船偷采的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已基本禁绝。但是针对用挖机、铲车偷采的现象,由于查处难度大,主管部门仍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由于采砂船在乐安河难以游动,在作业后,次日我们去处理可以人赃并获;但是使用挖机、铲车偷采者多挑夜间在偏僻处行动,一次装完几车就跑了,流动性极强,我们接到举报回到单位组织人手赶到现场,最少也要1个小时时间,很难抓到现形。”吴建勋解释说。

此外,王国华还提到,当地农民建房、新农村建设和工程建设等施工领域对砂石资源的需求旺盛,而乐安河又迟迟不开放采砂,导致供需极不平衡,砂石价格已从之前的50元/方暴涨至近150元/方,偷采一晚就可获利数万元。面对如此巨大的利益诱惑,很难有偷采者不会铤而走险。

吴建勋在查处时还发现,偷采者往往会安排人员守候在各必经路口,一看到执法车辆便立即通风报信,这使得执法人员常常扑空。

“我们也希望乐安河能够尽早开放合法采砂,让市场回归正常,也就自然不会有人愿意花高价购买挖机、铲车偷采的低质砂。”吴建勋坦言。

吴建勋透露,此次整治为期4个月,当地政府原计划积极组织成立国有采砂公司,一并解决所有问题。

当地欲建国有公司统一经营

7月,整治期限已到,但“禁采令”仍然没有取消的迹象,面对偷采时常发生而合法采砂却不得的困境,砂场主们有些按捺不住了。他们通过多方反映,获取了一份《乐平市河道砂石资源统一经营管理试点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方案》)。

根据《方案》,乐平市所有河道采砂开采权实行统一经营管理,组建河道采砂管理局和国有砂石资源经营公司,全面实行统一开采、统一经营、统一利益分配、统一管理的“四统一”模式。今年8月起,将乐安河试点河段砂石开采权依法许可给砂石资源经营公司,进行统一开采,按河砂平均60元/方售价。

“我们也迫切希望尽快成立国有采砂公司,因为一旦开始运营就能立即满足市场刚需,无利可图的偷采者自然也会消失。”吴建勋坦言。

但是等待至今,方龙等砂场主们并未等到政府有关部门来商谈有关事宜。当方龙主动去向有关部门寻求解决方案时,他得到的回复是“国有采砂公司尚未成立”。

根据《乐平市砂石资源经营有限公司组建方案》,今年8月20日前,完成公司依法登记注册,办理一证五码并挂牌成立。

但实际上,据了解,乐平市砂石资源经营有限公司至今尚未成立。同时,由于拍得的乐平市名口镇戴村标一采砂经营权已在今年7月22日到期,方龙不禁慨叹,“花了900多万元,两年来我竟然连一粒砂都没有采到!”

◆专家

政府应制定合理的解决方案

在江西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行政法学博士王柱国看来,面对采砂秩序混乱、非法采砂屡禁不止的现象,政府主动作为进行整治,并欲成立国有采砂企业彻底解决问题的出发点是好的,方法也是可行的。但作出决策后就应按计划立即执行,否则极易演变成“一纸空文”,这样既伤害了自身公信力,又侵犯了政策相对人的合法权益。

在王柱国看来,一方面,乐平应加快国有采砂公司的筹建,并及时运营;另一方面,有关部门也应积极与因“禁采令”受影响的砂场主们洽谈,制定合理的解决方案。

王柱国表示,要想彻底根治非法采砂,亟待建立新的执法模式。他建议,应由政府牵头,水利部门主导,公安、港旅、环保等部门配合,整合形成统一的执法机构,将以前单一、分散的执法模式转换为综合执法。同时,将“非法采砂入刑”,以此给予违法者有力震慑。

截至发稿前,据乐平市水务局局长邵波透露,当地正在考察有合作意向的采砂企业,将尽快成立国有采砂公司。

令方龙等砂场主感到欣喜的是,针对未进场运营的数个采区,上述《方案》确定了两种解决办法:第一,由乐平市政府全部收回采砂权,返还拍卖款并赔偿违约金;第二,由乐平市财政局尽快将拍卖款按分配比例拨付给镇政府,由后者返还给村并协调村民关系。在严格监管安装远程监控的条件下,砂场主按要求作业,期满后不再延期。

“无论是收回,还是继续开采,终于有个说法了。”方龙直言。

造化之门下载

灵剑仙缘

御剑乾坤破解版